前不久,“空空狐”创始人余小丹和投资人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的“掐架”引爆投资圈,一时间,90后创业者被贴上各种“不靠谱”的标签。“现在的90后创业者,等于我们80后当初创业的时候。”近日,个推共同创始人张洁(花姐)表达了她对90后创业者的态度——要相信年轻人,但不迷信年轻人。


    被美国《纽约时报》称为“母鸡妈妈”和“严厉教官”

    张洁毕业于浙江大学竺可桢学院2002级文科班,涌泉基金发起人,个推共同创始人,梦想小镇湾西加速器创始人,现任为华旦天使投资总经理。利落短发,爽朗笑容,飞快语速……张洁在江湖被人称作“花姐”。

    2014年,美国《纽约时报》在报道时,用“母鸡妈妈”和“严厉教官”形容她的工作。而今,她投资的20多个项目,已有数个拿到了A轮融资,没有一个“死亡”案例。目前,花姐已投资基于校园地理位置的限时匿名交友APP“11点11分”、露营休闲游平台易露营、学生兼职青团社以及利用人类脑波交互、意念对抗赛车的回车电子、CATCH摄影平台、移动医疗项目名医主刀等项目,这些项目团队多为朝气蓬勃的青年人。

    花姐的湾西加速器还有另外一个名称:福地创业园2.0。这里孵化的企业多数搬出去后会迅速成长,圈内创业者对这个小地方情有独钟。“天使投资不是怕死,而是搏大。”花姐用简洁迅速的节奏表达她的观点——天使投资有一定比例的失败是正常的,重要的是挑出好项目,挑出能够百倍千倍成长的项目。

    花姐对90后创业者的信任,既有自身经历的影响,也有这些年磨练的坦然。“充分相信年轻人的创造力,给他们的创业旅途减少一些坑。”花姐认为,只要不迷信年轻人,他们的创业项目值得期待。

    在创业与恋爱的道路上携手并进

    “就是像当初他们说的,‘防火防盗防师兄’,我没防住,结果就沦陷了。”花姐说,这是一个爱情故事的开始,也是他们事业的开端。2005年,还是情侣兼合作伙伴的两人就启动了第一个创业项目——备备,并卖给了百度,这是他们的第一桶金。此后,两人一起迭代多个产品,个推逐渐成型。

    花姐回忆两人创业和恋爱的记忆时说,谈恋爱时,不在办公室撒娇,哪怕因为工作意见不一也不带入私人感情生活。那时两人经常加班到半夜,凌晨三四点的杭州街头就是他们共同的回忆。

    创业公司如养娃

    2008年,花姐前往上海进入一家风投公司,接触风险投资业务。回到杭州后,花姐生娃,进入一段对她来说至关重要的时期。“抚养孩子成为我创业的分水岭。”花姐说,养娃与创业有许多相似之处,都需要有责任感,对娃和对公司的未来多种可能性要给予发展机会,培养孩子的情商与培养企业团队作战能力有着相通之处……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2011年至2013年,花姐进入了杭州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组织的杭州市杰出创业人才培育班,这个班里有快的打车陈伟星、乐港游戏陈博、优可化妆品何志勇等优秀创业者。“大伙在这个班里获取新知,交流心得,还激发了新的创意。”花姐说,班里同学一起组建了“涌泉基金”,寓意“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创业者更懂创业者,所以让我朝着天使投资人越走越深。”花姐说,这是内心的召唤,创业者唯一的荣誉感就是创造企业价值。

     

    文/大创处